少城以里,三千年成都从未转移

焦点网成都 2021-12-17 15:54:34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“My first impression of shaocheng was an oasis in a modern city.” “我对少城的第一印象,是在现代化城市中的一块‘绿洲’。”——联合国人居署高级规划专家萨尔瓦多·方德罗 萨尔瓦多是成都的老朋友,早在2016年,他便与成都市规划设计研究院

“My first impression of shaocheng was an oasis in a modern city.”

“我对少城的第一印象,是在现代化城市中的一块‘绿洲’。”——联合国人居署高级规划专家萨尔瓦多·方德罗

萨尔瓦多是成都的老朋友,早在2016年,他便与成都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共同编制了《成都市少城片区有机更新规划导则》,而这份《导则》在时光的酝酿中,于今年8月正式以“天府文化公园”的形象款待世界。

网络意境图

三千年成都,2/3繁华在少城

雪山下的公园城市,烟火气中少城已新。作为天府文化公园建设的关键点,少城将导入文旅休闲、商业消费、文创孵化等海量产业动能,为国际成都,再添世界IP。

千年锦官,文脉遗存何其丰盛,但迭新的中心,为何偏偏是少城?

三千年前的光影已不可追忆,但流传下来的文字,却为我们遥想当年提供了素材。从杜甫的“锦城丝管日纷纷,半入江风半入云”,到范成大的“十里珠帘都卷上,少城风物似扬州”,诗词里,无不在描绘那个风光一时无两的锦官少城。

网络意境图

及至近代,少城里更是布满了叶圣陶、朱自清、黄炎培、钱穆等文化名人的脚印。“成都忆,常涉少城园,川路碑怀新史始,海棠花发彩云般,茶座客声喧”,这是叶圣陶先生返沪之后,对少城风物的无限怀念。

三千成都,细数之下,竟没有第二块土地,能承载如此之多的故事与传奇。当成都站在世界舞台的聚光灯下,亮出的第一张牌,舍少城其谁。

成都不出少城,底蕴画地为疆

岁月斗转千年,今天的成都,不仅诸多美名加身,城市的疆界也铺展开来,翻越龙泉山,饮马兴隆湖。但无论城市脉络如何舒展,当我们谈起这个中国幸福感第一的城市时,谈到的,莫不是方圆5公里的少城内外。

或许有不了解少城的朋友,会对少城的城市地位有所怀疑,毕竟若只谈繁华璀璨,与少城为邻的太古里、IFS、春熙路等商业其实并非唯一,成都的其他区域,也自有可以比肩的中心。但倘若谈及其他,那全城或许都望尘莫及。

网络意境图

论教育资源,以2160岁石室中学为代表的名校鳞次栉比,拥有数十年教龄的名师队伍在这里培养一代代学子,他们不会离开少城;

论医疗配套,华西医院本部、省医院本部载誉全国,而成就这些殊荣的名医们,不会因为新建的分院,离开少城;

论公园绿境,金河锦江于此交汇,人民公园、浣花溪左右并列,尽管新区有许多百亩千亩的公园,但任何一座,都取代不了曾经的少城公园,今天的人民公园;

论文脉传承,青羊宫香火氤氲、武侯祠游人如织、杜甫草堂诗情亘古,这些,都是从千年时光里穿越而来的文化瑰宝,无可复制。

无论你生活在成都何处,当外地亲友莅临,邀来少城的茶馆坐坐,宽窄巷子里走走,才算尽了地主之谊。而这样的约定俗成,根底的原因,是少城内外的光景,不是城市扩张能够带走和复刻的。

网络意境图

今天的成都,是一个二元共构的生命体,以少城为代表的千年成都与以金融城为代表的国际成都,共同组成今天我们所说的成都。而在此结构之下,成都人的生活结构,或者说拥有成都的方式,也随之泾渭分明:即依附于城市文脉本身的文化型豪宅,与依附城市规划而生的地段型豪宅,他们都是城市发展史上的骄傲,但唯一的不同,是后者可以被不断复制,而前者只能是唯一。

尤其是在少城的豪宅,恰如“文化绿洲”中的水源,注定会被无数人争抢,因为所有人都知道,如果要复制这类作品,除非再复制一座少城。这样的“文化孤品”,未来不想“奇货可居”都难。

西派少城区位效果图

等一座西派少城,成都用了三千年

无论世界上任何一城,对文脉与中心的珍重都如出一辙,而在这样地段上诞生的作品,无疑都将被写入城史。以北京为例,霞公府、钓鱼台七号院、唐宁ONE等顶级豪宅,莫不是依附着京城的自古贵气对话世界。

从这一点上来看,成都人是惆怅的,守着少城文脉的贵重,却没有一席堪当大任的容器去安放。幸好,这一遗憾终结在2021年。

最懂成都的城市开发国企——汇厦,联袂最懂国人高端生活逻辑的央企——中国铁建地产,以西派少城为名,为成都再添一张艳羡世界的顶级居住名片。西派少城的诞生,为成都人带来一次用豪宅视角打开少城的机会,尤其是在过去十年,青羊区一环以内住宅供地为“零”的前提下,这一机会,更显珍贵。

西派少城,是品读少城的全新视角,更是品鉴西派的全新方式。

提取宽窄巷子的砖文、琴台路的雀替、浣花溪的水纹、尊经书院的重檐屋顶等元素,以现代审美,融入建筑的格珊、屋顶、门沿等细节,大面积的幕墙立面,更将千年少城的光影流变映照其间。

建筑之下,延传西派系的园林营造真髓,西派少城的水景打造,取意金河的律动波澜,以城“芯”大围合布局、双水景中庭,多水榭节点,重现府邸规制,让古韵雅致与现代风物和鸣双收,缔造少城的千年一城。

西派的高端生活营造力,在西派少城之前,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成功兑现了超过二十次,从未让人失望。更难能可贵的,是西派少城在高端基础上,第一次将城市文脉作为核心元素,此前均以国际前沿为形象的西派,它的首个“文化款”会诞生怎样的惊艳画卷,着实令人期待。

|西派少城效果图

位列少城文脉上的西派少城,此前没有,此后更没有,它的诞生,让倾慕老成都的置业者,无需再羡慕南边的一众当代建筑,在两难中难取难舍。千古少城同千年一城的相逢,少城与西派两大成都IP的化学反应,注定激荡成都楼市,因为它给了成都人一个无法拒绝的选项,一种文化、繁华、现代人居兼容并蓄的生活方式。

西派少城,用建筑的方式,将少城文化这一非物质遗产具象保留,为国际化成都存留一席文化绿洲。在新时代的语境下,少城的自我更新,终于等来一席西派少城,当未来我们再谈起少城的时候,除了那些千岁之龄的地标,大抵也绕不过西派少城的身影。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