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劲状告毛大庆“欺诈”,揭优客工场IPO秘事

搜狐焦点成都资讯 2022-01-10 10:12:46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曾在个人公众号这样写:“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,不足以谈人生,没有被投资人骂到衬衫湿透的创始人,不足以谈创业。” 带着独角兽光环的优客工场此前有着各路资本加持,估值一路推高,然而IPO上市路一波三折,从独立上市变为借壳曲线上市,如今股价从开盘的9.25美元跳水至0.6美元,市值蒸发

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曾在个人公众号这样写:“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,不足以谈人生,没有被投资人骂到衬衫湿透的创始人,不足以谈创业。”

带着独角兽光环的优客工场此前有着各路资本加持,估值一路推高,然而IPO上市路一波三折,从独立上市变为借壳曲线上市,如今股价从开盘的9.25美元跳水至0.6美元,市值蒸发超90%,连大股东也开始撤离。

没迎来期待的“资本盛宴”, “被投资人骂到衬衫湿透”的经历或是毛大庆的真实体验,从最近公布的一份裁判文书可见端倪。

2018年时高调增资上亿人民币的路劲大佬单伟彪,去年1月将优客工场和毛大庆夫妻告上法庭,指责其骗取路劲等公司签订《解除协议》,更直言毛大庆是“恶意欺诈”。

本是亲密盟友,为何反目成仇?

港企路劲与优客工场的“对赌”

2018年是路劲与优客工场最初的交集。据资料显示,当年8月,优客工场获路劲产业与景荣控股战略投资3亿元,此次增资完成后,优客工场估值突破18亿美元。

在投资优客工场之前,路劲基本没有涉足过共享办公阵营。这间老牌港企母公司是路劲基建,旗下房地产业务子公司是路劲地产,掌舵者是“龙虎彪豹”两兄弟单伟豹、单伟彪。哥哥单伟豹早年以收购孙宏斌的顺驰一战成名,2020年退休后,将担子交给了弟弟单伟彪。

此次将毛大庆告上法庭的便是单伟彪方面,两份裁判文书详细记录了路劲与优客工场的一桩资本秘事。

根据路劲方面的说法,2018年7月,路劲公司作为投资方与优客创投、毛大庆的妻子白小红签订《增资协议》,约定路劲或其指定的子公司以1.9亿人民币向优客创投溢价出资,其中32.55万计入注册资本,占优客创投在本次投资后注册资本总额的1.533%。此后,深圳亿文达作为路劲指定的关联方,成为优客创投的股东,持有1.447%股权。

路劲方表示,之所以高额溢价出资,是希望优客尽快IPO上市,进而获取投资利益。双方在之后签订《补充协议》,就IPO上市后股权价值估值调整补偿等事项进行了约定。

2019年,优客工场完成D轮融资,估值达到了200亿人民币,是国内共享办公最大的独角兽公司。这时优客开始筹备IPO,而在此过程中,上市主体、上市地点、上市时间等发生变化。路劲方面表示优客和毛大庆夫妻错误估算了路劲、为上市设立的UcommuneGroupHoldingsLimited、深圳亿文达在优客持股比例。

2019年9月,双方又签订了《处理增资协议》,就估算错误的补偿款、是否能在期限内完成IPO上市后等等做了约定,这一份也就是所谓的“对赌协议”。

路劲直指毛大庆“恶意欺诈”解除协议

事情发展到现在,似乎未见太大分歧。而在2019年12月11日,优客提交招股说明书后,发生了转折。

据路劲方表示,2020年1月,毛大庆多次联系路劲方,表示优客IPO已获得交易所、美国证券与交易委员会批准,计划1月16日上市,但根据反馈意见,此前他们签订的《处理增资协议》涉及股权回购等对赌条款,构成上市的实质障碍,为顺利上市,需要紧急解除,度过“最后一关”。

在签订《解除协议》后,路劲称发现毛大庆故意传达了虚假的上市进展信息,隐瞒了上市的真实情况。2020年1月16日优客未上市,并在8月撤回了上市登记。

因此,路劲认为毛大庆夫妻和优客是骗取其签订《解除协议》,并在签订《解除协议》后撤回上市登记,要求撤销《解除协议》。

有趣的是,对于路劲一系列的“指责”,毛大庆未回应合作细节,仅对管辖权提出异议,称应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受理,法院依法不拥有管辖权,以此应当驳回路劲等起诉。

而这一异议得到了一审的支持,由于此前协议有涉及仲裁事项范围,一审法院认同毛大庆对本案管辖权所提出的异议理由,驳回了路劲等起诉,要求他们向约定的仲裁机构申请仲裁。

路劲方显然对此相当不满,二审直指《解除协议》是毛大庆的恶意欺诈,并称毛大庆提到的管辖权异议是滥用程序性权利,拖延诉讼。不过2021年12月,二审法院依旧维持原判,认为应由仲裁机构处理。

撤离的大股东与加入的单伟彪

两次开庭,毛大庆可以说是“四两拨千斤”,路劲方用了长篇大论做陈述,毛大庆仅用“管理权异议”一点,就终结了案件。而后续双方是否会将辩论阵地转移至仲裁方面,有待进一步披露。

优客工场终止IPO上市后,2020年选择SPAC借道曲线上市,当时业内人士分析优客工场为何如此急迫,因为早前进行了数轮融资,股东包括真格、红衫、普思,以及路劲等房企,其对于上市时间等都有一定约定。而从路劲的表述来看,确实印证了这一点。

经历过高光时刻的优客工场,登陆美股成为全球“联合办公第一股,当时总市值6.18亿美元。而现在光环褪去,股价暴跌。2022年1月7日,股价跌至0.61美元,总市值5300万美元,缩水超九成。

优客工场最早的投资者已经开始撤离,去年6月,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、歌斐资产地产基金合伙人潘伟恒、谭文虹退出优客工场董事行列,与此同时李萌和路劲单伟彪加入。当时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分析, 红杉资本和歌斐资产止损,而路劲有战略投资与接盘的可能。

随着裁判文书的公布,路劲与优客工场的矛盾也暴露于公众面前。单伟豹曾收购顺驰一战成名,成了让孙宏斌难以忘怀的“白衣骑士”。单伟彪之于正在“卖包子”的毛大庆,不知又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。

来源:焦点财经Focus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